延安必康(002411.CN)

100亿医药股被曝虚增资金36亿、违规占用资金45亿

时间:20-08-20 07:11    来源:网易

又一个“康美药业”因财务造假等被证监会处罚。

历经四个多月,延安必康(002411)(002411)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结果最终出炉,经陕西证监局查明,延安必康此次涉嫌的违法事实主要包含三方面:

一、实控人及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近45亿

二、累计虚增货币资金36.63亿元

三、信批内容不准确,存在误导性陈述

受上述事件影响,自今年3月26日以来,延安必康股价跌跌不休,截至目前,已经累计跌去近27%,总市值也较其历史高点蒸发超400亿元。

蹭上口罩热点收获涨停 涉嫌利用信披操纵股价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延安必康曾因一系列“神操作”被市场质疑其利用信披操纵股价。

2月4日,延安必康发布公告称,将尽快完成医护级口罩和防护服生产线的改造,提前做好上游原材料采购、运输等生产保障工作等。

2月6日,延安必康称拟与深圳市图微安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建立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称肺纤维化是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的重要特点,是重要临床表现之一等。

据披露,图微安创已开发出对肺纤维化具有良好治疗逆转作用的多肽药物,并表示其药物治疗“相关的生物指标逆转在80%以上,属于全球首创”“未来有望成为治疗肺纤维化领域的明星药物”……

第一则公告发布后,延安必康股价连续录得2个涨停。第二则公告披露后次日,其股价最高涨幅达9.62%。短短三个交易日,延安必康累计大涨22.92%。

2月7日,深交所对延安必康提出问询并要求其补充公告涉及相关内容。上市公司股价随即由涨转跌,2月10日、11日跌幅分别达9.98%、5.65%。

2月18日,深交所直指该公司公告中未披露尚不存在口罩生产业务、尚未取得相关生产资质等可能对股价产生重大影响的重要信心,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的情形。

对此,陕西证监局也于3月11日对延安必康出具了警示函。然而,延安必康并未停止,3月25日晚间,延安必康发布拟分拆九九久科技上市的预案,随即,深交所向延安必康发布有关分拆上市计划的问询函。

从文件内容看,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就是否存在上市主体重复上市,九九久是否具备持续盈利能力,相关决策是否谨慎合理,是否涉及忽悠式分拆上市,是否存在违反公平披露原则、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等情况作出说明。

由于被监管层关注,延安必康决定暂缓分拆上市申报,3月26日早间开盘后,公司股价跌停。

因涉嫌信披违规,3月底,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这一查则牵扯出了更大的雷。

45亿资金被违规占用

经陕西证监局查明,延安必康借收购之名行资金占用之实,且还通过极其隐蔽的工程事项将资金流向关联方。

经测算,2015至2018年,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44.97亿元。

据相关规定,延安必康应当在相关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相关决策程序,以及占用资金的期初余额、发生额、期末余额、占用原因、预计偿还方式及清偿时间等。

而延安必康不仅未如实披露,反而为掩盖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其《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年度报告》均存在重大遗漏。

经调查,为掩盖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延安必康通过虚假财务记账、伪造银行对账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

2015年度虚增货币资金7.94亿元,占当期净资产的15.18%;

2016年度虚增货币资金20.57亿元,占当期净资产的24.31%;

2018年度虚增货币资金8.12亿元,占当期净资产的8.47%。

交易所追问是否需“带帽”

跟紧证监局的行政处罚,深交所的问询火速到来,监管层直接追问延安必康是否应该“带帽”。

根据《事先告知书》,2015至2018年延安必康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非经营性占用资金44.97亿元,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存在的资金占用情况,逐项说明是否存在应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如应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请公司董事会根据规定发表意见并披露。

此外,今年5月深交所对延安必康下发了2019年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自查预付工程款是否最终流入实控人、控股股东及其附属企业账户。今年6月延安必康董事会在回函中表示,已对预付供应商资质和相关信息进行了核查,相关供应商与公司及大股东不存在关联关系,未发现相关资金流入实控人、控股股东及其附属企业账户。

但在证监局的《事先告知书》显示,延安必康预付给供应商新沂市远大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工程款12.52亿元已实际流入实控人控制的关联方账户。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事先告知书》认定的情况说明前期披露的问询函回复是否存在不真实、准确、完整的情形,并自查全体董监高是否履行了勤勉义务。

增收不增利 资金链岌岌可危

公开资料显示,延安必康成立于2002年,于2015年12月借壳九九久登陆A股市场,该公司是一家集原料药、中成药、化学药品、生物制剂、疫苗研发、健康产品、健康饮品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药企。

插上资本翅膀的延安必康市值一度突破500亿,其实控人李宗松也因此身价暴涨,然而,自今年3月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市值已蒸发近400亿。

截至4月30日,该公司股东达到80637户,从时间上来看,有逾5万户股东是一季度新进的股东。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至2019年,延安必康已连续三年增收不增利,且账上仍有近17亿元的商誉压顶。

近日,延安必康发布2020年中期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1.15亿元至1.5亿元,这一数据也同比下滑57.97%至67.78%。而延安必康将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归结于“受疫情影响”。

雪上加霜的是,7月31日,延安必康因债务问题信用评级被标普从“CCC+”下调至“CCC-”。

据标普预计,该公司在截至2021年6月的12个月内有45亿至50亿元的短期债务到期,其中包括7亿元人民币的国内债券。尽管公司可以将银行借款展期,但该公司的资本结构存在长期风险。

截至3月底,延安必康可随时动用的现金只剩4100万元,短期借款却达35.8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10.38亿元。其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股权近乎全部质押,债务压顶,几乎无钱可还。